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双彩网 > 汉平帝刘衎 >

燕赤凤的汉书中的赵飞燕与赵合德两姐妹

归档日期:10-3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汉平帝刘衎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众个下面的环节词,寻求干系材料。也可直接点“寻求材料”寻求通盘题目。

  《汉书》有云:“自鸿嘉后,上稍隆于内宠。婕妤进酒保李平,平得幸,立为婕妤。上曰:“始卫皇后亦从微起。”乃赐平姓曰卫,所谓卫婕妤也。其后,赵飞燕姊弟亦从自微贱兴,超过礼制,浸盛于前。班婕妤及许皇后皆失宠,稀复进睹。鸿嘉三年,赵飞燕谮告许皇后、班婕妤挟媚道,祝诅后宫,詈及主上。许皇后坐废。孝问班婕妤,婕妤对曰:“妾闻‘死生有命,繁华正在天。’改良尚未蒙福,为邪欲以何望?使鬼神有知,不受不臣之诉;如其愚蠢,诉之何益?故不为也。”上善其对,同情之,赐黄金百斤。

  赵氏姊弟骄妒,婕妤恐久睹危,求共养太后长信宫,上许焉。婕妤退处东宫,作赋自伤悼,其辞曰?

  承祖考之遗德兮,何生命之淑灵,登薄躯于宫阙兮,充下陈于后庭。蒙圣皇之渥惠兮,当日月之盛明,扬光烈之翕赫兮,奉隆宠于增成。既过幸于非位兮,窃庶险些嘉时,每寤寐而累息兮,申佩离以自思,陈女图以镜监兮,顾女史而问诗。悲晨妇之作戒兮,哀褒、阎之为邮;美皇、英之女虞兮,荣任、姒之母周。虽愚陋其靡及兮,敢舍心而忘兹?积年岁而悼惧兮,闵蕃华之不滋。痛阳禄与柘馆兮,仍襁褓而离灾,岂妾人之殃咎兮?将天命之不成求。

  日间忽已移光兮,遂暗莫而昧幽,犹被覆载之厚德兮,不废捐于罪邮。奉共养于东宫兮,托长信之末流,共洒扫于帷幄兮,永终死认为期。愿归骨于山足兮,依松柏之余歇。

  重曰:“潜玄官兮幽以清,应门闭兮禁闼扃。华殿尘兮玉阶菭,中庭萋兮绿草生。广室阴兮帷幄暗,房栊虚兮风泠泠。感帷裳兮发红罗,纷綷縩兮纨素声。神眇眇兮密靓处,君不御兮谁为荣?俯视兮丹墀,思君兮履綦。仰视兮云屋,双涕兮横流。顾操纵兮和颜,酌羽觞兮销忧。惟人生兮一世,忽一过兮若浮。已独享兮高深,处生民兮极歇。勉虞精兮极乐,与福禄兮无期。《绿衣》兮《白华》,自古兮有之。

  孝成赵皇后,本长安宫人。初生时,父母不举,三日不死,乃收养之。及壮,属阳阿主家,学歌舞,号曰飞燕。成帝尝微行出。过阳阿主,作乐,上睹飞燕而说之,召入宫,大幸。有女弟复召入,俱为婕妤,贵倾后宫。

  许后之废也,上欲立赵婕妤。皇太后嫌其所出微甚,难之。太后姊子淳于长为侍中,数往还传语,得太后指,上立封赵婕妤父临为成阳侯。后月余,乃立婕妤为皇后。追以长前白罢昌陵功,封为定陵侯。

  皇后既立,后宽少衰,而弟绝幸,为昭仪。居昭阳舍,此中庭彤朱,而殿上髤漆,切皆铜沓黄金涂,白玉阶,壁带往往为黄金釭,函蓝田璧,明珠、翠羽饰之,自后宫未尝有焉。姊弟颛宠十余年,卒皆无子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full-forum.com/hanpingdiliu_/1690.html